推荐内容

现在位置:好运来时时彩平台 > 游戏资讯 > 文章内容

马斯克贵州建高铁 网友:铁路长度是不是有些短?

更新日期:2018-09-09 点击:

据俄罗斯卫星网7月19日报道, 马斯克的超回路运输技术公司(HTT, Hyperloop Transportation Technologies)发新闻稿称,该公司与中国铜仁市交通旅游开发投资集团签署了关于建设中国首条超级高铁系统的商业协议。

资料图 马斯克

该公司指出,中国贵州省铜仁市将建一条10公里长的超级高铁线路。

HTT公司表示:“HTT将负责提供技术、工程知识和必要设备,铜仁市交通旅游开发投资集团将负责认证、法律基础和系统建设。HTT将于铜仁市政府合作确定系统路线。”

项目融资将通过公私合作的形式进行,同时,铜仁市交通旅游开发投资集团计划投资50%的资金。

HTT公司总经理德克·阿尔伯恩(Dirk Ahlborn)认为,超级高铁将在连接该地区与世界各地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上发挥巨大作用。

阿尔伯恩说:“为了快速增长的城市人口,中国每年在基础设施方面花费超过3000亿美元。HTT在与我公司的政府伙伴的合作中,超级高铁证明其对该问题有可行的解决方案。此外,铜仁的地形条件有利于我们与合作伙伴改进各种施工方法。”

这是HTT公司的第12份协议和第3份商业协议。此前该公司签署了关于在阿布扎比和乌克兰修建超级高铁的文件。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2017年8月2日,Hyperloop公司网页发表了声明,称7月29日,精疲力尽但兴奋无比的Hyperloop团队庆祝他们取得了一个重大的里程碑式的成就,完成了第二阶段高速Hyperllop管道试验,这次试验是在拉斯维加斯北部进行的。

声明称,这次试车中,模拟列车的速度是今年5月测试中达到速度的4.5倍。XP-1号原型车达到了最高速度310千米/小时,最大移动距离437米的成就,加速段仅为300米。如果按照这个加速度运行2000米,那么我们的速度将达到1100千米/小时。而这个最高速度310千米/小时。还不如我国高铁提速后的速度(350公里/小时)快。

延伸阅读
时速613公里可以秒停 马斯克的超级高铁离“上路”还有多远

2018年4月15日讯,近日,《今日美国》网站报道称,特斯拉公司、SpaceX CEO埃隆·马斯克宣布,旗下“超级高铁乘客舱”将进行测试,目标运行速度为音速的一半,并在1.2公里内完成刹车。

新华社/法新 供图

这意味着,乘客舱要以约613公里的时速运行,14秒内“秒停”,减速度数值近重力加速度的1.2倍(1.2g)。

与马斯克对这项短距离测试“疯狂又兴奋”的感觉不同,人们更好奇“秒停”的可行性,及“秒停”到“乘车上路”间的距离。

“秒停”不需“get”新技能

“14秒制动马斯克所提的乘客舱,技术上没问题。” 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中速磁浮交通系统关键技术研究”课题负责人、中车首席专家杨颖向科技日报记者表示。

国防科技大学磁浮技术工程研究中心教授李杰表达了类似看法,并告知“马斯克的超级高铁和我国高铁制动原理基本一致”。

在我国,高铁动车组采用复合制动。正常制动中,优先采用“再生制动”,即将电动机“反转”为发电机,把动车组动能转化为电能,通过接触网供应给相邻区间动车组使用。当动车组即将停站时,则改为与汽车制动盘工作原理一般的“机械制动”。高铁遭遇停电等故障,紧急制动也为“机械制动”模式。

此外,我国CRH380AM还使用了“风阻制动”,通过在列车端部升起风阻板,加大动车组空气阻力;德国、日本使用“涡流制动”,制动时将一套电磁铁置于钢轨上方,通电后,电磁铁与钢轨间产生涡流发热,将动能转为热能消耗掉。

“按马斯克所述,乘客舱质量约在几百公斤左右。动能是质量与速度平方的乘积。速度较大,但质量较小,制动要消耗的能量并不‘巨大’。以现有成熟的长定子驱动技术,实现‘秒停’不费力,‘再生制动’就可实现。”杨颖说。

“秒停”很容易 “商用”很尴尬

对马斯克的测试,杨颖表示不用太“兴奋”,譬如美国航空母舰上MK-73型拦阻索,可使30吨重的舰载机以260公里时速着舰,滑跑91.5米停止,减速度约3g,同比难度远高于这项测试。

“研制超级高铁,最终是为了成为大众交通工具。它的启动加速度和制动减速度不能超过普通健康人的承受限值。目前看,普通人承受的减速度限值约为0.5g。”中车株洲所研究院副院长陈高华说。因此,现有交通工具“减速度”均控制在0.5g以内。

“速度越大,对应的减速度就越小。公交车紧急刹车,乘客已‘人仰马翻’。飞机降落稍‘猛’,乘客在飞机落地瞬间心里也会‘咯噔’一下。只有飞行员等具特殊优异体质者,可承受这种‘加码’的减速度。”杨颖补充。

据悉,我国350公里时速复兴号高速动车组,紧急制动大约需6.5公里制动距离。正常制动下,“极限”挑战需8-10公里制动距离。对速度613公里时速,制动距离仅1.2公里的“极限”挑战,不具“现实性”。专家称,该“超级高铁乘客舱”还在原理验证样机阶段,离工程样机差距尚远。

“这更像‘玩具’。即便能‘秒停’,但会产生超大电流和功率的需求。单节车没有商业价值。如果在此‘要求’下,做成数百米长列车,乘客承受不了此减速度不说,仅其要求地面提供数十兆瓦级的短时加、减速功率,在经济上就很不划算。”陈高华说。

制约轮轨交通往更高速度发展的主要有轮轨阻力、空气阻力和噪声等三大因素。真空中的“超级高铁”,有望克服这些因素,由此倍受关注。

尽管有消息称,最早的超级高铁有望2021年建成运行。不过,这一目标,还显“路漫漫兮”。譬如,超级高铁在技术上的长距离测试,特别是载人测试如何做;技术上如何确保高速运动下磁浮系统的动力学稳定性、如何解决“车厢内有空气,管道几乎真空,到站下车后乘客如何呼吸”、真空管道内紧急情况下如何安全停车等,至今未有建设性答案。

?腾讯